FVM-Ⅰ

想要努力的家伙。

非美强不吃
冷门/小众/文风清奇的文手
不存在退坑,只存在拖稿,私信我没准可以唤醒我的良心!
没有朋友,缺乏同好。因没人气长期不上号。或者假装没上号。
经常纠结自己会不会看起来很逊。

记下来自我激励()每个梗都是可以好看的,只要写得好,好好写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只有糟糕的创作者,没有糟糕的题材。写的烂画的烂才是原罪。

一口气补了最近没看的漫画
你们快给我在一起!
村田老师真是个杰埼圈最大的大大!()
谜之改图
以及
居原这对弟师真是好吃(没粮醒醒)
私心tag捂脸

【群宣】日本号受向同好群

刀剑乱舞日本号右(all号不限cp)同好群宣。这是一个冥王星圈人集结的同好群!
不管你是否会码文、绘画,只要你有一颗艹号(划掉)热爱号受的心,都可以加入本群。
在这里我们会分享粮食、腿肉、图文搬运和各种号受相关的其他内容。

详细:
群内可以讨论脑洞、痴汉内容以及绅士设想,如要成为群内核心成员的话可以通过产粮实现!因为这不仅是一个同好群,也是一个有热情的画师、文手互相割腿肉的群。对于一个冷cp来说任何产粮的姑娘(或汉子?)都值得鼓励!不会码文或绘画等也可以发段子,如果以上都不具备或想做一只潜水小透明也是没关系的!但是在群里吃到粮就一定要留一句评论作为鼓励。
群内可以水与刀男有关的内容(或少许其他),可以舔自家号叔但不要为晒而晒。为了避雷请务必不要讨论号右以外的cp!
以上,有兴趣加群的姑娘可以通过群号→:480035127查找~
门槛很低!大家都是痴汉不必害羞x喜欢号受的小伙伴们就要互相取暖啊   群主很友善的!
更多内容可以直接问我,或者加群后询问(*σ´∀`)σ

【杵日】Taken fo granted(双方渣注意)-1-

阅览注意:

*请看清楚cp前后顺序!御手杵×日本号!杵日!杵日!号叔受!

*这大概是一篇长文,肉待定。设定是做实习的大学生御手杵×公司前辈日本号。

*双方渣表现有!ooc。

*有同好的妹子请一定要冒泡和我抱个团!!(虽然我觉得我这小破文没什么人看啦x

*标题有“理所当然地获取”的意思。和本文主基调还是有联系的。


·
·
御手杵和日本号交往上了。他从很早就开始和日本号若即若离,现在总算是踏上了正轨。而这时,日本号却突然对御手杵毫不在意起来。御手杵在向自己的朋友询问这个问题时才发现——在那之前,他就已经对日本号的示爱无视过多回了。

事情从一年前开始。

大三学生御手杵的打工在周边商业街中进行着,而作为人气王的他,自然在工资上没受过亏待。
“为什么想到这家店来吃东西呀?”“因为店员小哥长得帅呀!”这样的问题就算问个千万遍也没有关系,因为经济收入越来越高时,御手杵的生活也就越来越充实了。最后,明明学的是建筑系,他却被一家人力资源调度公司看到,直接签入了一家公司的市场营销部门做实习生。“大学好歹是最后一年吧,那就上完好了?反正钱已经爸妈给交了,工作也找到了,多拿一年学生证也没关系吧。”就着这个想法,他过上了白天上半天课,剩下半天溜去听实习的日子。这说起来很荒诞吧,像是虚度光阴,但是当事人御手杵把这当作很划算的青春延续方式,“我过的很开心啊!”这么说来也是件值得庆祝的事情,虽然小姑娘们是没法在小吃摊旁边再次见到她们的棕发男神了。不过男神天天都在换,也没什么可惜不可惜的事。
再说了,就算姑娘们对他示好,他也已经有自己的人选了。一个、两个、三个……说来怎么会这么多呢?在自己的高中生涯里御手杵都从未遇到过这么多形形色色各有千秋的女孩子,而他也终于可以自己在属于自己的享用圈中挑选自己喜欢的来交往了。在自己家乡的小高中内,虽然有一些女生和他保持过暧昧,但没有一个人像大学里这样直白地表现出对他的痴狂。他要做的只需保持自己最擅长的爽朗微笑就好,要是喜欢谁,笑得大一点,给她一个标志,第二天她自然就来了。在这样的圈子里御手杵和女孩子周旋,不过到了实习生时,要想和她们一直保持关系就成了烦心事。
既然是烦心事,那稍微怠惰一点也没关系吧?毕竟事业才是第一位啊,商业的战争有多重要,那些一直潜心于男女关系的女孩子怎么会理解呢?虽然说大学放纵一点也不错,但这样也太随便了吧?如此劝说着自己,御手杵回给了女生们一个又一个回绝的微笑,并在他随便的小恋爱圈中进行挑选。
反正不会碍事就好啦,她们要怎么自详特殊蹬鼻子上脸,都是她们的事。

那家公司是私人企业,小归小,在那里开始事业绝对是很不错的。
离自己拿以前工资租的普通公寓只有六千米的距离,公交车直达,离学校更是很近,只有一条街多的路,在便利店边爬上二楼,就是公司所在地。中午在食堂吃也可以,反正下午翘课,在外面买点小吃填肚子也没有关系啊。偶尔奢侈一点买点木盒寿司组,半价生鱼片,想省钱就买馒头和茶饮料。因为这样,所以很自由的御手杵,每天悠悠闲闲的。
大四的蜻蛉切对御手杵的状况虽说不怎么担心,但还是经常告诫他。“就算只上半天课,上午布置的作业也要完成吧。都这个时候了,也不知道你交不交得出毕业作品来……”“没关系啦——反正都有工作了嘛。”御手杵趴在食堂的餐桌上懒洋洋地回复道,“再说了,虽然不怎么认真啦,很多事情我还是乖乖在做哦。”“御手杵殿,我认为在这个紧要关头,你要是拿不到毕业证书,公司也不会收你的。”“知道啊,但就算我学的是建筑系他们还是收了我,证明他们对我的学历没兴趣嘛。况且还有一年多时间呢。”蜻蛉切抛下一句“那也是啊”便回教室自习去了。
真无聊啊,御手杵想。果然还是公司里好玩一些,就算是开小差也没人说我——不过偶尔提醒一下我的身份也不错啊,不然根本就感觉不到大学的存在了。
散步到公司时大约是大人们的午餐时间,在这个点到达反而会被夸“来得早”。应该说是来的巧吧,御手杵心想。他在这里的前几个月都是没有工资可领的,只是会给一点生活补贴,但是还好,不用像蜻蛉切那样为未来的工作奔走。
虽然银行账户上每个月都在赤字呢,嘿。
“御手杵——过来看一下这份上个月的销售数据,在上面找一些重点,待会儿拿给我们检查一下。意识很重要啦,意识!”前辈给自己递了一叠厚厚的A4纸,上面用不算太小的字体打出了很多数字。虽然御手杵看不太懂,而且他也不知道意识为何物,但还是倒懂不懂地开始找不同、做标注。初来乍到,他以近乎是在玩的心态听了几次实习课程,因此几乎都是左耳进右耳出,只学会了怎么做漂亮的笔迹。拿给前辈看以后也还是那句话:“简洁,工整,条理清晰,我要是上面的人一定会喜欢这样的分析。但是你这样还是没勾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慢慢学吧,会圆滑办事是第一步。”接着就是实习生课程,让稍微有教学经验的前辈给自己讲解,然后之后自己看很多文字来理解。
“好难啊,市场营销什么的,明明是卖东西,但是用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名词和理论……”虽说内容是相当程度上的枯燥乏味,但是开小差可没人管,看一段神游一会儿,居然异常的轻松。到下午五点半左右,自我学习的路程也就结束了。拿着工工整整的笔记本和大家道别让大家知道自己也有在好好看,随后便可以乘车回家,结束这悠闲却又丰富的一天。大学?都这个点了,为什么还要回去呢。问问同班同学今天的重点是什么,再大致看一遍,也就是十一点过了。玩一会儿游戏,再躺回床上,没有人管得着自己。

最初御手杵并不认识日本号,那个总在抽屉里藏着空酒瓶的男人。最主要的一点原因是他们根本不在一个部里,而且一看就不是一个年龄段的人,总觉得谈不上来。但是根据第一印象看来,这是一个成熟可靠而随性的男人。他们公司并没有对穿着进行硬性要求,所以日本号总是穿着一身有点皱的黑色运动外套出现在公司里。穿着虽显得和氛围格格不入,但工作起来却一丝不苟,在御手杵看来非常潇洒。结束工作或中途休息时,日本号就变得极为放松起来,认真的神情也被懒散所代替。
虽说这人看起来很有特点,但御手杵也没想过特地去了解他。毕竟生活中没有交集,那个男人也没干过很出头的事,不足以让人的目光聚焦在他的脸上。
就是几次并不怎么巧合的交集让他们有了一点联系。
“小子,你是叫……御手杵是吧,想不想和我一起去喝个酒?”那天就是这么一副场景。日本号平时不怎么邀请人,但这天他突发奇想,想拉个伴去居酒屋痛饮一场。御手杵不大会喝酒,本来想拒绝,但不知怎的趁着一股劲儿就去了。
“乐意至极。”
这没准就是这个环境已经接纳了自己的意思,御手杵只是这么想了想。
那是一家安静的店,开在街的拐角处,那天店里生意冷清,整家店里寂静得可怕。侍女悄悄地上完菜后就沉默地退到了一旁,连脸都还没看清楚就不见了。
“好安静啊。”总得找点话说。
“你喜欢吗?”毫无表态地切入了另一个主题,御手杵侧过身去看见的是日本号慵懒地啜饮着小酒瓶中的酒。像是鸟啄食着种子,他喝的是那么小口,就像是不想打破沉默故意那么喝的。
“……不知道?”
“确实安静过头了。”
明明不是在严肃的场合,御手杵的心跳却快了起来。这种地方感觉到的紧张,还真是令人难以接受啊。
御手杵伸出筷子在下酒菜的小盘子里夹起了一个蛤蜊壳,往嘴里送。
日本号偏过头来,端详了御手杵几眼,然后淡淡地说道:“恭喜你被我们公司录取了。”
“……谢谢?”御手杵吐出嘴里的壳,很随性地嚼碎了富有汁水的柔软肉质。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客套话,不过,吃东西的时候总不会有人打扰自己吧。
这么想时,接下来还真就是那样了。日本号在他的身边安静地饮着酒,他也乖乖地吃着自己的那一份菜。因为本身环境就安静过头,不说话也没什么大碍。
早知道自己就不搭话了,御手杵心想。不过他还是趁着日本号认真喝酒的时候仔细看过对方的样子——那就是成年人的魅力啊。御手杵就是觉得那样的日本号很帅气,潇洒地在商业场上驰骋,私下里也是会在这样清静的地方享受一人的快乐的男人。那样的气质的确让人很安心,尤其是日本号对待御手杵那种似乎无区别的毫无冒犯的态度。
但给御手杵留下的印象也就那么多。他们没有说什么话,分别的时候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

过了几天,日本号因为工作原因经常会跨部。御手杵因此更加经常看到他的脸——成熟的成年男性的脸,带着一丝慵懒与狂气,与自己真是相差甚远。
偶尔在复习的空当里正好撞见这个男人,就和他寒暄几句。虽然他身上总有股连空气清新剂都除不掉的浓郁日本酒气味,但御手杵还是能接受的。喝的也不是市面上最常见的星乃海。他对这些也不是很清楚,因为没怎么接触应酬,他还是个喝着明治牛奶的大学生罢了。
那时御手杵对日本号有好感,但也仅此而已。
他到后来才知道,日本号是不轻易和别人一道出去喝酒的。但他这样一个不胜酒量的年轻人,怎么就被叫去了呢。


-TBC-

【压切日】正因为有你啊(短完)

注意是压切日!压切日!压切日!不要点错啦!

差不多是抖s长谷部×在气势上逞强失败的日本号,这种感觉。因为很短也没多少说的啦,就只是用来满足一下自我幻想而已。
最近在狂肝杵日的某篇长文。



“正是因为有你,我的生活才会这样美丽啊日本号。”

日本号是搞不懂压切长谷部为什么这么喜欢居高临下地说话,连情话也带着一股嘲笑感。不,更多的大概是一种——想看他出丑的感觉吧。因为说这句话的时候压切长谷部的面部表情自然出卖了他,这也没什么。毕竟要是把什么好话放进他的嘴里,那才是最诡异的。

“我是否该谢谢你呢……”日本号从走廊上起身,酒罐子里的琼浆一滴未剩。等他终于站起来时,长谷部那轻蔑的眼神终于没让他感到太不舒服。

虽然之前都是他刻意要去调戏长谷部,这会儿对方的做法也完全与他的想法背道而驰太多了。

——来啊,你不是喜欢我吗?爱人间有什么话不能说的?

他还记得昨天他那副欠抽的样子,他就是想看长谷部红着脸出丑。

今天可好了,虽然他知道长谷部就是铁了心要自己不知所措,他刚才惊慌的表情也实在是逊爆了。

日本号皱皱眉:“太过分了啊,你。”

“是这样的?”长谷部尾音上扬,现在看着似乎是只有日本号一个在急躁着了。

长谷部喜欢这样的日本号。窘迫,愠怒。

“我还以为你摆出那张脸是想对我说什么呢…”

还有,不难以发现流露出的恐惧。因为日本号在规则之外守序,而长谷部在秩序之内疯狂。

长谷部越发喜欢这样俯视自己的爱人了,这样才是他。他只给日本号展现自己毫无遮掩的恶意,而且都似乎是无意识地——何妨,他就喜欢看这那高傲的枪男人露出对他无可奈何的神情。

“我很愉快啊,日本号。”
“要是没有你,这份愉快就是不存在的了。”

我先记着,八月份剁手

蝶Jan:

目前只有準備號,等畫完想畫的就會通販,大概8月...吧 

Chester天堂走好,愿大麦以后能带着他的一份继续进行创作和演唱

【压切日】午夜定则(肉,慎点)

阅览注意:
*看好cp前后顺序,压切日,压切日,压切日。号叔受!
*无背景车,短,一发完。
*大概是“对自己和日本号这种枪搅到一块儿而感到羞耻的长谷部”ד对欲望没什么掩饰的日本号”。全文都在抒发长谷部对日本号的嫌弃,大概是这样,但就算嫌弃还是欲罢不能,这种感觉吧。
*第一次写压切日质量不好说,总之希望读到这篇小破文的小天使们能喜欢。
(*)我其实觉得这篇文绝对没人会看,因为lof上并不存在什么压切日同好没错吧?为了避免尴尬先说一句,如果有同好看到的话请务必冒个泡⁄(⁄⁄•⁄ω⁄•⁄⁄)⁄

私心:号叔实在是太可爱了。cp冷我就不用和别人分享他了(自我安慰)

地址:https://m.weibo.cn/5856921469/4128732505950724
直链见评论

饥不择食
现在每篇文都卡一半
天哪!!!这感觉!!!绝望得眼泪都要掉下来啦!!!

【Jack×Tyler】the Last Breath

坑了这么久才填坑真的很抱歉!这是 @连晋 姑娘点的搏击俱乐部的肉。虽然不可能让姑娘完全满意,但是能让姑娘没什么大问题的话是我的荣幸。

阅览注意:*看攻受!
*意识流和奇异描写穿插的产物。努力在仿原作的文风,不过说来还是写成我自己的风格了。
*内容大致是Jack最后在医院里醒来后被Tyler一阵疯狂嘲讽暴力对待并被前行当人肉按摩x的故事。虽然听起来很恐怖但其实篇幅来看我都不是很满意。
*结局开放得写手。自己都能开脑洞。

分级:NC-17
链接地址:https://m.weibo.cn/5856921469/4108742938994460麻烦大家复制到浏览器里查看